• 欢迎访问联合国华人协会

中国五条丝绸之路连通世界

2017/6/10 0:00:00   点击次数:21


(一)北方草原丝绸之路
草原丝绸之路东端的中心地在内蒙古地区,这里是草原文化的集中地,也是中西文化和南北文化交流的汇集地,显示出浓郁的草原文化特征。

丝绸之路

  

草原丝绸之路的形成:

对于草原丝绸之路来说,大宗商品交换的需求起源于原始社会农业与畜牧业的分工,中原旱作农业地区以农业为主,盛产粮食、麻、丝及手工制品,而农业的发展则需要大量的畜力(牛、马等);北方草原地区以畜牧业为主,盛产牛、马、羊及皮、毛、肉、乳等畜产品,而缺少粮食、纺织品、手工制品等。这种中原地区与草原地区在经济上互有需求、相依相生的关系,是形成草原丝绸之路的基础条件。

丝绸之路
草原丝绸之路之那拉提草原

(二) 西安,西亚到西欧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中国到西亚至西欧马可波罗故乡


(三) 南方茶马古道丝绸之路

南方丝绸之路,也称蜀身毒道,是一条起于现今中国四川成都,经云南,到达印度的通商孔道。其总长有大约2000公里,是中国最古老的国际通道之一。早在距今两千多年的西汉时期就已开发。它以四川宜宾为起点,最后到达印度和中东。与西北“丝绸之路”一样,“南方丝路”对世界文明作出了伟大的贡献。

                                                     丝绸之路

南方丝绸之路的形成:
 “南方丝绸之路”的提出,是基于以巴蜀文化为重心,分布于云南至缅、印的地区内,近年出土大量相同文化因素,这些文化因素不仅有巴蜀文化,而且更有印度乃至西亚的大量文化因素,其时代明显早于经中国西北出西域的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南方丝绸之路上沪定对广定的运茶人

(四) 古代海上丝绸之路

    海上丝绸之路,是陆上丝绸之路的延伸,又被称为陶瓷之路。在古代中国即有此项交流,尤其是中国东南沿海的居民而言,更是显著。
海上丝绸之路不仅仅运输丝绸,而且也运输瓷器、糖、五金等出口货物,和香料、药材、宝石等进口货物,陶瓷为主要出口物品。
  在陆上丝绸之路之前,已有了海上丝绸之路。海上丝绸之路是古代中国与外国交通贸易和文化交往的海上通道。它主要有东海起航线和南海起航线,形成于秦汉时期,发展于三国至隋朝时期,繁荣于唐宋时期,转变于明清时期,是已知的最为古老的海上航线。
   海上丝绸之路是古代海道交通大动脉。自汉朝开始,中国与马来半岛就已有接触,尤其是唐代之后,来往更加密切,作为往来的途径,最方便的当然是航海,而中西贸易也利用此航道作交易之道,这就是我们称为的海上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郑和下西洋

海上丝绸之路的历史阶段:
形成时期——秦汉时期
发展时期——唐宋时期
拓展时期——魏晋南北朝
繁荣时期——唐宋时期
极盛时期——元明时期
转变时期——明清时期

丝绸之路
郑和下西洋

1) 南海航线
     早在汉武帝时,中国海船就携带大批丝绸、黄金,从雷州半岛起航途经今越南、泰国、马来半岛、缅甸等国,远航到印度的黄支国去换取这些国家的特产。然后,从今斯里兰卡经新加坡返航。
       这样,中国的丝绸,早在公元前就传入上述各国。自此便有中国丝绸传入今印尼、印度和缅甸,并通过缅甸传到欧洲的大秦(罗马)的这一条途径。
      古代中国与外国交通贸易和文化交往的海上通道,是唐宋以后中外交流的主要通道,以南海为中心,起点主要是广州、泉州以及宁波,是已知的最为古老的海上航线。

丝绸之路

2)东海航线

丝绸之路

  东海起航线最早始自周武王灭纣,建立周王朝时,他封箕子到朝鲜,从山东半岛的渤海湾海港出发,到达朝鲜,教其民田蚕织作。中国的养蚕、缫丝、织绸技术由此通过黄海最早传到了朝鲜。中日两国之间一衣带水,通过朝鲜半岛或经由日本海环流水路,交往十分方便。日本自古以来就有关于蚕业的传说。据日本古史记载,西汉哀帝年间,中国的罗织物和罗织技术已传到日本。隋代,中国的镂空版印花技术再次传到了日本。隋唐时期,日本使节和僧侣往来中国频繁,日本至今仍沿用中国唐代的名称,如:绞缬、腊缬、罗、绸、绫、羽等。宋代也有很多的中国丝绸被运往日本。明代则是日本大量进口中国丝绸的时期,这一时期,日本从中国输入的生丝、绢、缎、金锦等不计其数。清朝则从顺治到雍正施行了四十年的海禁。清廷的闭关锁国政策完全阻碍了清国与西方世界的接触,使清国丧失了与世界同步发展的最佳时期,为后来清国百年积弱落后埋下伏笔,清廷则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明初郑和下西洋时,海上丝绸之路发展到巅峰。郑和之后的明清两代,由于实施海禁政策,中国的航海业开始衰败,这条曾为东西方交往做出巨大贡献的海上丝绸之路也逐渐消亡了。 直到1784年,美国“中国皇后”号访粤,标志着美国直达广州的航线的开通。

(五) 当代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有中国人的地方,就有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犹如一条彩带,将古代亚洲、欧洲、非洲的古文明联结在一起,促进了东西方文明的交流。丝绸之路是一条联结东西方、通向世界各地的和平之路;是一条传播中华文化,吸纳世界精华的文明之路;是一条促进沿途各国经济繁荣的发展之路;是一条增进各国相互了解、亲善往来的友谊之路。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不仅仅是一条通道,而是一种精神。
    习近平主席在哈萨克斯坦纳扎尔巴耶夫大学演讲中提到的“团结互信、平等互利、包容互鉴、合作共赢”合作原则,就是当代丝绸之路精神的内核。卞洪登提出新丝绸之路不仅仅是“陆上”、“海上”、“草原”、“南方”这些传统意义上的丝绸之路,在快速发展的今天还有着“空中丝绸之路”。两千多年的交往历史证明,只要坚持“丝绸之路精神”,不同种族、不同信仰、不同文化背景的国家完全可以共享和平,共同发展。
    所以说:“有中国人的地方,就有丝绸之路。”这便是符合当代社会发展的更广义的丝绸之路。

  重走丝路的意义
  千百年前的丝绸之路让中西方文明融合交流,加速了整个亚欧体系的繁荣发展。不但在中国出现了汉唐盛世,在丝路上的其他国家地区,也纷纷出现了许多盛世文明。

 


丝绸之路

     重走丝路的意义便是再创亚欧地带新繁荣。今年9月份,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中亚期间,习近平表示,这是一项造福沿途各国人民的大事。我们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先做起来,以点带面,从线到片,逐步形成区域大合作。习主席提出了加强政策沟通、加强道路联通、加强贸易畅通、加强货币流通和加强民心相通的五点方面。
    “盘活”欧亚地带区域经济,今年提出两条“丝绸之路”的建设,有两个背景:首先,中国基础设施的能力,比以往大大增强。中国拥有了高铁技术,中国高速公路的里程世界第一;中国是世界上第一大造船国,造船量是世界第一。
    “拥有了强大的造船能力,才能提出丝绸之路的概念。”“如今,中国作为一个大国,现代化进行到了新阶段,目前的开放就不仅仅面向太平洋,而是要西进 。”
    其次,欧亚经济带上的一些国家非常希望加快现代化建设的步伐,希望中国进行投资。另外一方面,中国也需要向外寻找市场,消化过量产能。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中国要消化过剩产能,不是简单地关闭工厂,而是要给工厂找到顾客。今后国内不可能有那么多还要再修的铁路和公路,钢铁和水泥怎么办?我们要在国外寻找新的市场,这也是实现中国稳定增长的条件。”
    打造新的亚欧经济体系,是重走丝绸之路的重大意义所在。世界城镇化,则是打造新亚欧经济体系的重要具体表现。古丝绸之路上因为行商需要,出现了各类驿站甚至城市。新丝绸之路将重走历史的道路,在新的丝绸之路上铸建更多更好的城市驿站。
    丝绸之路经济带对中国的西部大开发有促进作用,21世纪丝绸之路是全方位的开放。通过两个“丝绸之路”,将这一大片地带全部“盘活”。欧亚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建设,会影响整个世界经济的格局。
    丝绸之路的城镇化具体表现在五大城市类型,分别是旅游城市、小城镇、驿站、数字化城市以及智慧城市。
    最后,在谈及当今世界的数字化以及智慧城市时,举了几个例子。一个是美国洛杉矶的放射性城镇化,人们远离工商业市中心,纷纷前往郊区安家落户。第二个则是日本东京的立体化交通,航空、高铁、地铁以及地下高速的四层立体化。第三个是加拿大的地下城。加拿大因为气候寒冷,常年覆雪,当地便建起了各式各样的地下城堡,常年恒温,冬夏适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