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联合国华人协会

卞洪登:组织经济是中国的定海神针

2017/6/10 0:00:00   点击次数:15


中国经济能够在1997年亚洲金融[0.00%]危机中一枝独秀没受连累,在2008年至今的全球金融海啸中能够镇定自如,并能率先走出经济低谷,朝着回暖复苏的方向前进,皆得益于中国特色的“组织经济”和“政策经济”。是它们在危机中发挥了定海神针的作用,也因为它们的主导作用,而使世界各国经济与中国“组织经济”相比逊色许多,他们至今还陷在魔咒般的周期率当中不能自拔。

一、中国“组织经济”保留了计划经济时代的精华

所谓组织经济,就是中国政府在向市场经济过度中,清醒地把 “计划经济”核心部分的国家干预能力和垄断国企保留了下来。简言之叫做“抓大放小”、“活而不乱”“松而不垮”的社会主义经济主体。另外,在改革前苏联计划经济模式的过程中,把束缚生产力的能量解放出来,把地方政府办企业的有形之手转换成为发动全民办企业,政府只收税费的无形之手。

既然中国是一个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人们就应该知道这里的主次轻重了。显然,以社会主义公有制为主体的“组织经济”排在前,多种经济形式并存的市场经济排在后。事实上,三十年的经济体制改革,就是把1万多个地方政府职能做了变性手术。各级政府把过去市长、县长拿财政和银行贷款所办的诸多亏损企业,通通拍卖放手给私人和能人出来承包或买断经营,而各级地方政府退位到企业后面“垂帘听政”,全力以赴培养好税源,保障好市场经济发展,扩大地方财政税收盈余。这种放掉过去占用政府大量财政精力经营的烂企业,从而腾出更多的手来培养税源,收取更多的税费,则是改善地方市政投资环境,吸收更多外商投资设厂纳税,促进地方繁荣的最佳选择。

开放30年,中国实行了“没收”改“税收”的全面改革,将过去从资本家手中没收来的工厂返还给原有产权者,然后以收税的形式壮大民营队伍。再一个就是地方政府利用公有制的土地变性改革,使各级政府在土地资源变资本游戏中,都变成了富得流油的“地主老财”。例如,自从实行土地使用权出让金改革之后,各级政府利用各种开发区,工业园区。科技园区和“造城运动”,将土地由3000元/亩炒卖到数百万元/亩。使各级地方政府获得了巨额财政收入。如果深究下去,各级基层土地局拍卖的土地成本就是几张合同纸钱。如果按5分/张计算,10张纸仅有5毛钱成本,而出让100万/亩的100亩地,政府就能用5毛钱合同纸换回1亿元。这样天上掉馅饼的大好事,为中国各级政府创造天文数字的财富,同时也为国家资本投资打造出了一个强大的“组织经济”体系。

另外,作为国家队保留下来的30多万家国有企业,在100多个超级垄断寡头的撑控下,成为世界上最庞大的“组织经济”体,他们在国家有计划性的资本运营支配下,在共和国领袖们的统筹下,成为能够左右国民经济朝着正确方向的总舵主,尤其在计划经济脱胎换骨出来的国家队企业和国家庞大财政预算武装起来的超强“组织经济”体,一下子成为有能力抗御各种危机,改变市场经济周期率的“定海神针”

二、“组织经济”保证了政府的权威性

众所周知,拥有8000多万党员的中国执政党,是世界上最大的政党。在该组织为总舵手的操盘下,国有经济已经形成了三驾马车多拉快跑的新格局:其一是,国有土地出让金的海量收入壮大“组织经济”算是开了世界先河;其二是由政府做后台老板,并且由其30多万家国有企业编织起来的庞大“组织经济”体,在国家资本的强大支持下,成为市场经济的国家队!并且不断向国家上缴众多利润和税收;其三,中央政府不但自身经营垄断企业,而且还向千百万家民营企业和外商投资企业收取了巨额的税费。从2008年公布的6万多亿元财政收入中不难看出,利用看不见的市场经济调节之手,让各级政府获取了一年比一年多的大量财税收入。

现在再回过头来总结一下,中国政府在土地出让金,国有企业收益和全民缴纳的税收中,已经形成了世界上超级富有的最有钱政府。而在其中发挥核心舵手作用的执政党,同样又是中国“组织经济”的缔造者。在这个世界上最大执政党“垂帘听政”的掌舵操纵下,把中国政府打造成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事业最有权的政府,所以在这样超能量的政府运筹帷幄下,中国的“组织经济”在抗击各种危机中,必然会成为中国“东方不败”的税定海神针”。

(卞洪登:2000年任香港亚洲商务学院院长,2001年世界华裔华人联谊会秘书长,2004年亚太城市发展研究会秘书长现任全球矿产资源网、大众网C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