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联合国华人协会

四水治疆可为中国再添18亿亩

2018/1/20 0:00:00   点击次数:3


新疆幅员辽阔,自然景观神奇独特,在5000多公里古“丝绸之路”的南、北、中三条干线上,分布着数以百计的古文化遗址、古墓群、千佛洞等人文景观,其中交河故城、楼兰遗址、克孜尔千佛洞等蜚声中外。

新疆总人口2264.30万人,其中少数民族人口约占60%。全区辖有14个地州市,其中包括5个自治州、7个地区、2个地级市;90个县(市),其中包括6个民族自治县、6个县级直辖市和32个边境县(市);865个乡镇。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是自治区的重要组成部分,辖有14个师、176个农牧团场,总人口约270万人。

幅员辽阔的新疆

新疆年均降水量154.4毫米。境内山脉融雪形成大小河流570多条。冰川储量2.13万亿立方米,占全国的50%,有固体水库之称。水资源总量832.7亿立方米,居全国前列,但单位面积产水量仅为全国平均的六分之一。

新疆土地资源丰富,全区农林牧可利用土地面积10亿亩。现有耕地仅为7600多万亩,人均占有耕地3.45亩,为全国平均水平的2.6倍。全疆160万平方公里(合计24亿亩)其中塔克拉玛干沙漠占地5亿亩。

新疆塔克拉玛干沙漠

占有中国六分之一土地的新疆,如若与八国相连的边境水资源结缘,就有潜力为中国再添十八亿亩良田。本人经过长期考察深信不疑,新疆周围的东南西北四水,完全可以治疆兴疆!其顶层设计解决方案和具体规划如下:


贝加湖北水南调解渴北疆


(一)“北水南调”曾经救过克拉玛依

从北方额尔齐斯河、乌伦古河及福海等处,引水到南部克拉玛依之后,不但确保了克拉玛依油田“压下一吨水挤出1吨油”的正常生产,而且在解决好灌溉区域用水难的同时,把该市辖区内旱地变成了优质水浇地”。尤其是全国模范石油城市克拉玛依,如果没有后来的“北水南调”相助,根本不会像今天那样青春美丽,到处都是绿篱相随。

克拉玛依


(二)《国策百谏》引出贝加尔湖水进中国

我曾经在2003年撰写的《国策百谏》书中,提出过将俄罗斯白白流淌到北冰洋的贝加尔湖水调入中国。当时很多人笑话我的倡议是天方夜谭!

其实,早在1958年以前,中国就已经与蒙古、俄罗斯跨境合作,修通了北京至莫斯科7200公里铁路。今天,俄罗斯媒体还向外透露:投资6000亿元,修通北京至莫斯科7000公里高铁,势在必得。那么,首期开工路段就应该是北京至乌兰巴托,再延伸至俄罗斯恰克图、乌兰乌德直至贝加尔湖的2400公里旅游景点。如果在这条草原丝路加密城市带上,再铺设一条“北水南调”水管,将甘甜纯净的贝加尔湖水引到内蒙二连、北京和天津,那将会加大这条草原丝绸之路的利用率和综合营收率。

如果从贝加尔湖西南角引水仅需1000多公里,就可以通过管道进入内蒙、甘肃和新疆东北部等处。它既能改善生态环境,又可以增加几亿亩水浇地,提高北疆地区的经济增长点。

北水南调工程的大口径引水管道

贝加尔湖考察

540条河溪汇聚而成的贝加尔湖水深1620米,南北长600多公里,其蓄水量高达2.3万立方公里,比长江年流量大20倍,比黄河大400倍,占世界五分之一的淡水,正在引起世人关注!目前,意大利正在用瓶装和铁路灌车装载贝加湖淡水运抵欧洲;中国商家也开始将贝加尔湖矿泉水摆到了北京燕莎商城货架上。如若想让2000多万人的新疆,和5000多万人的京津冀地区解渴,我们还需要投资300亿美元,辅设“八排八路”管道,以此满足引进百亿立方米淡水进中国的需要。


二、西藏“南水北调”可以救新疆

(一)南水北调新视野

中国利用长江向北调水,已经完成了东、中两条线的部分标段路。它们的目的地全都是北京和天津。而对西北占有56%面积的地区并没有涉及多少,只是在西线工程中照顾了一小段连接黄河水系的补水工程,显然有些不足。为了让北方广大地区旱地变粮田,中国应该再设计几条往北延伸的调水路线。只有把中国东西南北水系科学连网了,才能够发挥旱涝保收,扩大种植面积的粮食安全需要。今天,如果决策层坚持城市化进程,与坚持“18亿亩耕地红线”并举,那么,今后中国只有通过东西南北的调水工程来增加新的18亿亩储备用地。

(二)雅鲁藏布江水调新疆

拥有十万个山头1万个山沟,近千个湖泊的青藏高原,蕴藏着巨大的水能和庞大的水资源库。其中,位于西藏西北部班公湖的庞大水系,离新疆只有100多公里。位于青海省境内的沱沱河和通天河距离新疆罗布泊不足千里。还有西藏雅鲁藏布江源头,距离新疆西南部沙漠戈壁滩只有1千公里左右。如果利用拉萨河向北引水,然后再利用纳木错、色林错等中间湖泊作为蓄水池,那么用高压水泵和管道翻过唐古拉山和昆仑山之后,就会顺势流淌到拥有160万平方公里、24亿亩的新疆大地。然而令人遗憾的是:现在有点不爱国的雅鲁藏布江,每天总是肥水流入外人田,把大量泥沙资源和宝贵淡水流入到了横河三角洲,帮助印度、孟加拉等国制造出了上亿亩的水浇田;同时,还让印度筛选出来的优质铁矿砂返销回国。另外,青藏高原东麓的金沙江、澜沧江,也是每天把大量泥沙淡水送入下游的老挝、越南、柬埔寨,为它国制造出了红河三角州的富浇地带。

雅鲁藏布江

今天,我们有些部门非但不设法挽留这些宝贵的泥沙和水资源,反而连河床里的泥石流淤积物都视为原生态不让动!一些“环保部门”下的红头文件,美其名曰叫着保护自然。这种形而上学的本位主义,只能会造成西藏千万条河溪,在泥石流的冲塞抬举下而成为无法存住水的平板大沙河。今日西藏,不但丰沛的淡水留存不下来,许多宝贵的铁矿砂和金银铜铁都流入到了南亚各国和印度洋,有关部门非但不引起高度重视,反而用红头文件强制保护河床里的沙金和铁砂粉等,长期淹埋在河床里睡大觉。这一切本末倒置屁股指挥脑袋的官僚部门,只有在出台文件前召开听证会,让大家集思广益之后,才能够变得更加符合科学发展观精神。为了将更多的淡水存留下来,输往临近的新疆大地。今后西藏要彻底清淤各个河道泥沙,尤其是长期躺在雅鲁藏布江上和拉萨河等干流里睡大觉的沙金矿和铁矿砂,应加快清淤利用力度,从河床扒出更多的铁矿沙,支援国家钢铁事业。另外,还要让更多的沙金矿成为国家强有力的银根储备。特别根据国际水资源30%可截留在国内使用的有关规定,西藏还要通过交易创收手段,将白白流淌到印度的淡水转卖到新疆去!

三、引黄济疆的东水西调

(一)东水西调可让楼兰古城复活

从青海省龙羊峡东水西调黄河水到青海湖,既可以遏制该湖的水位下降盐碱化严重,又可以利用盐水重沉底,淡水轻可以飘在上面的物理现象,非常便利的借用青海湖庞大的储水能力,持续不断的向新疆提供宝贵的淡水资源。或许,有人会担心水往高处流的逆天难度。其实,中国又可以学习美国旧金山低水向洛杉矶高处泵水的办法,进而通过水往高处走的翻水站办法,科学利用潜水泵的压力,然后再通过管道输送到新疆东南部的楼兰地区,这样既可以恢复楼兰古城水草丰美的塞上江南景象,又可以改变达克拉玛干大沙漠的生态环境。如果长年坚持东水西调计划,在不远的将来,可以为新疆创造第二个生产建设兵团绿洲。

楼兰古城

六十年来中国兴修了大量水库,灌溉了18亿亩农田,但是由于水库投入不够,导致旱时缺水,涝时又存不住宝贵淡水,从而造成了中国旱涝灾害连年不断。随着蓄水发电引水灌溉科技的发展和中国财政状况的好转,未来五年要继续加大水利设施投入,多拦截雨季淡水进入新修水库和家庭水窖,并且要斥巨资买进贝加尔湖、巴尔喀什湖等国际淡水,灌溉新疆、青海、甘肃、内蒙等地,这样既可以降低沙尘暴对环境的破坏,又可以为国家新增添十八亿亩新粮食产区,从而切实加大对新疆三农的投入。

(二)青海湖可容纳海量淡水调新疆

青海湖考察

拥有72万平方公里土地面积的青海省,其省会西宁以南80多公里的龙羊峡,可谓是黄河上游第一镇,而距之以西100多公里的洱海、青海湖、则更是内陆地区最大的湖泊。如果利用两者之间1条由东向西流的倒淌河,则可以在黄河泛滥的丰水期,从龙羊峡水电站抽调滚滚向东的黄河水,向西积蓄到洱海和青海湖,这一方案既可以减轻下游以东的黄河泛滥决堤风险,又可以让日益缩小水面积的青海湖更加充盈淡化。通过32米落差的库容,把水面扩大到6000平方公里,蓄水扩大到3000亿立方米。以其海拔3194米的水塔高度,向周围浇灌出更多的新粮田。

龙羊峡水电站


(三)东水进疆引争议

近年来,有关引渤海“东水西调”进入新疆一事,如同一块巨石投入水中引起各方关注,同时招来各方非议。其中就有全国知名的10余位院士专家驳斥,引渤海水入新疆是不切实际的想入非非。
例如,一、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研究员石玉林表示,该计划设想调运大量海水到新疆,假设调运1000亿吨海水,海水的含盐率为3%,就将产生30亿吨盐,而如何处置这些盐会是一个巨大的问题,因为新疆很多土地目前盐碱化灾害已经十分严重。
二、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气候中心原主任李泽椿认为,通过引渤入新来影响气候的设想在气象学上是根本说不通的,气象学上,形成降水要满足三个条件,而有水汽只是其中之一。

三、国务院南水北调办公室原副主任、研究员宁远则从工程的角度认为,我国南水北调工程从丹江口至北京一线有1000多公里的长度,而且所经过的基本都是平原,而引渤海水进新疆则要跨越5000公里,无论是管线铺设、工程造价还是最终水的配送问题都是没法想象的。
四、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沈国舫则表示,如果我们大量抽取渤海的海水,渤海的水量将从黄海补充,而黄海海水的盐分比渤海高,这样一来势必会给渤海的整个生态带来灾难性的影响。
综上所述,引渤海水入新疆像早期三峡工程那样,皆是遭到各类专家反对的。但笔者则认为:大胆设想“引进渤海水进疆”的探索精神是好的。不怕做不到,只怕想不到!本着一切皆有可能的原则。社会各界还应该热切关注我们淡水入疆问题。



西水东调可让新疆塔城、哈什两地辉煌

新疆可以利用与八国接壤的独特优势,通过互利合作,与邻国吉尔吉斯伊塞克湖和哈萨克斯坦伊梨湖、巴尔喀什湖签订有偿用水服务协议,调水到哈什和塔城地区,定能增加几亿亩水浇地良田。只要新疆政府下决心,就能够通过上述中亚湖泊“西水东调”工程,为新疆地区增加数亿亩新粮田。乘着西部大开发和丝绸之路经济带的东风,切实做好中亚西水东调工作是一项利国利民的重大举措。引进哈萨克斯坦巴尔喀什湖淡水进疆,可以解决北疆缺水问题,吉尔吉斯斯坦比什凯西湖淡水进入南疆西部的哈什地区,可以确保西部新兴城市深圳的淡水供应;可以增加扩容后的居民生活用水需求,从以往的克拉玛依北水南调成功经验看,投在水利工程上的回报率是巨大的,是110的倍增关系。

当前,由习近平主席和哈萨克总统那扎所巴耶夫共同倡导提出的丝绸之路经济带,正是有利于中国新疆与中亚五国展开全面合作的大好机遇期。另外,在扩大基础设施调水工程合作上,还可以利用亚洲基础银行和丝绸之路400亿美元的专项开发基金。总而言之,我们提出的西水东调计划对新疆百利而无一害,对增进“上海五国”互利合作是十分有益的!

习近平主席和哈萨克总统那扎所巴耶夫

丝绸之路经济带



四水治疆可为中国再添十八亿亩良田

从以上介绍四路淡水调入新疆解渴的路径分析,各有优势。例如:
一是引俄罗斯贝加尔湖水进疆距离比引进北京更近;二是引西藏雅鲁藏布江水进疆比东部“南水北调”进京津更容易;三是引进吉尔吉斯比什凯克湖和哈萨克斯坦巴尔喀什湖水进疆有利于增进“上海五国”之间互利合作;四是引黄河水经青海湖进疆既能减轻下游黄河决堤压力,又能改善青海湖水质,更能让新疆收益,早日恢复楼兰古城容颜。


以上四路大水救新疆,皆有可行之处并且利大于弊。

占有全中国六分之一国土面积的新疆自治区,最大的问题就是缺水沙漠化问题。如果通过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往新疆境内输送淡水资源,那么就可以为中国再开垦出新的18亿亩可耕地。到那时,在新疆大地上就会麦浪滚滚,瓜果飘香,牛羊成群。由于有了新疆强有力的储备用地支持,将来中国沿海城市化率即使提高到80%,也不用再担心突破18亿亩红线问题了!



投资3千亿可换300万亿长效收益

当今中国是资本金积累最丰富的国家,也是拯待资本输出增值新时代。如果早日将3000亿人民币投放到周边国家和周边地区,把“四水治疆”的水利工程网络搞上去,那么新疆就会在不远的将来,能为新中国创建出新的18亿亩良田。到那时,全中国城镇化再无18亿亩红线之忧,有了“占一补一”的保证,就能够顺利产生加速发展的决心。到那时,一亩沙漠荒地或许会从3千元涨到3万元水浇地和30万元新型小城镇用地,这就是著名的“点沙成金”方法,假若按照“卞氏理论”算法。到那时,“四水治疆”的回报率,也会从3000亿元猛增到30万亿元。

在美国洛杉矶考察该州北水南调工程

我们渴盼西部大开发的“四水治疆”水网投资建设工程,能够早日提到政府的议事日程上来,最终能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作出应有的贡献!




全球智库联合会秘书长

国策百谏》一书作者

卞洪登博士



--------------------------------------

作者卞洪登:拥有16家跨国公司的知名企业家,走访了100多个国家的社会活动家。著有《中国资本运营方略》、《国策百荐》、《首都东扩》、《全球出击》、《丝绸之路考》及《卞侠客游记》等书籍。

*马来西亚科技大学博士

*现任中国房地产学会副会长

*亚太城市发展研究会秘书长

*全球总裁联合会秘书长

*首届丝绸之路国际合作论坛发起人

卞洪登博士 联系电话:13311183208